见异思迁

哀其不幸丨怒其不争

【k漏】Eternal

*架空世界观,人工智能Kx博士漏
*没有什么科学依据都是我瞎编的
*恋爱的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无关三次,勿上升真人,勿扰正主
*有狮鼠成分,其中白鼠是推进情节的主要人物,请注意避雷
*全文字数4500+,注意阅读时间
*HE保证

    他伸出左手,小指上佩着的银白色尾戒闪过一瞬微弱的蓝光,面前这副人形躯体睁开了双眼,虹膜间闪过常人甚至无法看清的数据流,杂乱而又耀眼,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他松了口气,摊回了椅子中,轻揉着有些发胀的太阳穴。他抓起桌子上的水杯,抿了一口其中的饮品,不禁皱眉——咖啡已经凉透了。

    咖啡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种毒品,令人上瘾,却又在摧残着他本就虚弱不堪的身躯。

    “晚上好,哦漏博士。”

    有些低沉的男声在房间中烦杂的背景噪声中响起。正纠结于要不要把咖啡喝掉的他抬眸,凝视着这个他一生中最完美的杰作。

    “叫我‘哦漏’就行,把‘博士’两个字去掉,感觉很怪。”

    “好的。那,我可不可以直接叫你‘漏’?根据我的分析,这样的叫法会增进我们之间的感情。”

    “随你。”

    哦漏轻笑一声。“感情”?或许直到你全身的零件都耗损的差不多了之后你也不会领悟到什么是感情吧。事实就是如此。他为他准备了所有可能会用到的程序组件,却唯独没有为他准备任何一个有关情感的程序编码。

    他不需要,也不允许拥有感情。

    “你的身份编码是KBS-00,正式名称是KBShinya,归属于哦漏,最高权限拥有者,哦漏。”



    “拿铁,加一块方糖。”KB将一杯腾着热气的咖啡放在哦漏的桌边,“液体温度61.2°C,还有些热,喝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谢谢……不过你是从哪知道我喝咖啡的这些偏好的?你明明还偷偷加了牛奶。”

    哦漏只是嗅了嗅咖啡的醇香气息,便分辨出了其中隐约散发着的奶香。

    “刚才站在水池边分析了一下你刚才倒掉的那杯的成分。”KB被这句突然的追问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如实回答。虽然在水池边分析人家倒掉的东西,根本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类所能做出来的事情。

    哦漏端起杯子啜饮一口,水汽覆上他的圆框眼镜,将他的视线笼得模糊不清。习惯了一个人在这个狭小空间中的生活,连最微小的关心都让他觉得受宠若惊。

    “怎么样?”

    “好喝。”

    “可成分是一样的,你平常喝的也是同样的咖啡……”

    “少说一句话会死吗……我当初是怎么把你的性格设计成这么直男的?”

    “……什么是直男?”

    “……”


    哦漏的身体一向不是很好。他是个早产儿,好不容易在医生的抢救之下保住了性命,却落下了先天性的疾病。在经历了家庭中一系列的变故后,他迫不得已找了个地方自力更生,仅仅靠着为数不多的三两好友接济着过日子。

    上帝真的为他开了一扇窗。

    他在机械领域显示出了惊人的天赋,在他刚刚成年不久时便可以靠着一台光脑绕开全球的大多数网关,轻而易举便能触及到一些藏在暗处的秘密。他最为可靠的几个朋友便是在那个时期交下的……于是他有了更加先进的物质基础。

    有了那么多尖端材料,他干脆将自己最可怕的设想具现了出来,KB就这样诞生了。

    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制造有自主意识的AI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没有野心,也不会想着借助机器的力量来征服世界。

    尽管他这样做已经跨越了人工智能伦理学的底线,他不敢保证KB是否有一天会成为一个不可控的存在。

    也许自己需要的只不过是需要一个人的无条件的关心罢了,他一直这么说服着自己。


    “漏,我们出去走走吧,总是待在这种地方对身体不好。”

    KB取来风衣侍立一旁,正发着呆的哦漏恍然惊醒,思考了片刻,才轻轻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KB主动叫他,他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走出过这里半步了。

    “可以,但是我得先更改你的程序,你需要伪装。”

    哦漏轻轻敲击他的胸膛,左手戴着的尾戒闪烁着光芒,身份识别成功,代码生效,KB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现在的他看上去与家政机器人别无二致。

    “走吧。”


    哦漏经常觉得KB对他的照顾是不是有些过了,他一天中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待在这个屋子里敲代码,而KB总想着改变他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而且找了个令人无法反驳的理由:

    “如果再由着你继续这样在椅子里瘫着,你迟早要把自己敲成代码,不如多运动多晒晒阳光还能多补充点维生素D。”

    “你怎么这么烦啊,我的身体这么虚弱怎么多运动多晒阳光?”

    “漏傻逼。”

    “辣鸡KB”

    KB越来越像人类的证明就是他能熟练的运用各种垃圾话并且用来嫌弃哦漏了。哦漏对此是悲喜交加既欣慰又愤恨,恨不得和他对骂个痛快,可他每次都很难意识到KB不是一个真正的人类而是一个AI,是由他亲手创造出的AI。

    哦漏重又赌气地转回身子,面对光脑屏幕时却萌生出了一个想法,这个不该有的念头渐渐地从他的脑海中恣意蔓延。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按,展开了一个全新的工程界面。



    “漏,你说,我到底属于机器人,还是属于人类呢。”

    哦漏正要敲下的手指一滞,他叹了口气,转过身去望着KB祖母绿的眼眸。

    “你哪个也不是。你既不完全属于机器也不会真正成为人类,你是KBShinya,全世界独一无二的KBShinya。”

    或者说,只属于我一个人的,KBShinya。

    哦漏被突然产生的念头吓得一愣。为什么自己会如此想要强调KB属于自己?因为他太过于完美?他站在科技的顶端?或者因为他是自己最伟大的作品?

    这些都不是。

    哦漏心中已经隐约有了一个可怕的答案。

    “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冲垮了他的思考过程,他伏在桌边极力想控制住自己,却根本无能为力。

    KB端来了温水,递到他的唇边,送入口中。

    “好点了吗?”

    “还行,死不了。”

    KB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对哦漏身体的扫描结果已经分析出来了,他的器官已经开始有了不同程度的衰弱,这种伤害是不可逆的,现代医学还找不到什么方法能够医好他的这种先天不足。

    他还没有走完属于他一辈子最辉煌的日子,他还没有娶妻生子,没有经历过爱情,甚至连才华都要在暗地里施展,为什么要让他忍受这样的折磨,非要让他一步步迈向死亡呢?

    KB突然觉得有些不公平,像哦漏这样的人,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尽情绽放才对。他莫名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是种不忍吗?他一时也说不清。

    “KB,帮我找白鼠过来,他的联系方式在你的内置通讯录里。”

    KB候在那个简陋的门前,不多时便看见一个男人提着箱子走来。人脸识别结果与白鼠吻合,身份确认。他侧身做出请的手势,白鼠有些惊异的看了他一眼,便又恢复了那个有些随和的表情。

    “情况有点糟。这样,我去问问局长,他应该能帮你弄到一些仪器药品,应该能延长你的生命。”

    白鼠为他进行了全身检查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知道哦漏明白自己话中的意思。

    “行,辛苦你了,我们的计划要加速了。”

    “咱们之间还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太生疏了吧?”白鼠笑了,尽管得知了老友病情的他根本轻松不起来,“东西已经到了最后的调试阶段了,现在最棘手的是试验品问题。怎么说也……太不人道了。”

    “实在不行拿我实验算了,反正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

    “开玩笑。”

    白鼠收拾好手提箱,将一打针剂交到了一旁的KB手中,起身准备离去。

    “你可得好好活着,至少得活到见证咱们心血的那一刻。也许你比狮子更需要它……”

    白鼠看着哦漏望向KB的眼神,一瞬间读懂了些什么。他居然选择了这样一条禁断的道路,也难怪,能亲手创造出智能AI的天才说不定也是个能爱上那个AI的疯子。

    “都这样了还要编程,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KB叹了口气,为哦漏端来食物和水。现在哦漏只能卧在床铺上连走路都困难,居然还要拼了小命去输入那些他根本看不明白的符号。

    “不要了,反正也快没了,倒不如最后拼个几天能做出什么算什么。”

    “傻漏,你这样自暴自弃没有用的,听话,躺下,不然我拔电源了啊……”

    “我拥有你的最高权限,你没法违抗我的命令好不好。”哦漏头也不抬。

    “乖。”

    “……”

    哦漏叹了口气,最后选择了妥协。

    “靠,我还没虚到不能自己吃饭的地步吧?”

    “你现在的心跳速度已经超过每分钟120下了……”

    “你赢了,是你赢了行不行……”

    哦漏在一周前便已经停止了一切有关于网络的行为,其中有一大部分原因在于KB的阻拦。他本不想对KB的话那么言听计从的,直到后来他的突然昏厥,KB才有了能制止他的正当理由。

    现在倒好,没了光脑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了。

    现在的他才知道KB有多么全能,一直被照顾着的他却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简直就是全能男神级别的人物嘛,这样拿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女孩子被你迷去了。”

    哦漏小声嘀咕着,全然不知KB强大的声音采集系统已经让他听到了这一句。

    当KB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回到屋子里时,哦漏已经睡的很沉了。

    他一向睡眠很浅,可他真的累了。

    “这么短时间不见,怎么憔悴成这样了?”白鼠熟练地为哦漏消毒注射针剂,并连上了身体数据监测仪器,“你知不知道KB给我发的消息让路人看到了,他差点没急的直接跑来找你……那你可就真的彻底暴露了。”

    “我无所谓了,反正也快不行了。”

    白鼠盯着屏幕的目光黯了一下,神情不由严肃起来。哦漏躺在那里望着天花板,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你说的不错,你现在的身体太脆弱了,日子真的不多了……大概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希望那东西不会出什么差错。”

    “我相信你。”

    哦漏闭上双眼,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他很快便进入了深度睡眠。这段时间他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他经常会想着会不会哪一次自己闭上眼睛,就再也无法醒来了……

    但他并不惧怕死亡,他只是可惜自己没法再多待些日子,哪怕没什么贡献,只要他能多陪自己几天便好了。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牵挂也能给予一个人如此强大的力量。

    白鼠为他准备好最后的几支药物,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便起身离去了。他骗了哦漏。哦漏现在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身体机能几乎消耗殆尽,如果不是局长所提供的那些特殊药剂,他早就已经死于心脏衰竭。

    他知道KB有能力看出这一悲伤的事实,但他一直在否认自己,意图以机器的逻辑自我欺骗。

    所以有时爱上不该爱的人要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是什么样的勇气让你选择了这条绝路却又义无反顾地一意孤行呢?可是白鼠自己也露出了苦笑。自己何尝不是一个一意孤行的人呢。

    不知悔改,将错就错。



    “KBShinya,对不起……”

    他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抬起手,抚过了KB的面颊。尾戒上闪过一抹血色的光芒后崩离解析。他笑了,尽显疲态的双眸中只映着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KB永远也改变不了,反抗不了的最高指令。

    “不——”

    KB嘶吼出声,可在下一秒他便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他的身体被强制转换为伪装形态,并且触发了一段程序。他开始没来由的恐慌,想要做些什么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手伸向哦漏的上衣口袋,摸出两枚芯片,一一送入了自己的身体。

    他伸手将哦漏抱起,走向了角落里的一扇门,那是哦漏平日里明令禁止他踏足的地方。KB从来不知道他拥有进入这个房间的最高权限。门被打开的那一刻,KB觉得自己像是被绿光整个吞没。

    “KB,当你听到这段录音,那就证明我已经离死亡不远了,或者,可以说是我离另一种形式的‘活着’不远了。”

    KB能听到从思维核心出传来的他的声音,他的语气仍是那么平和,似有一种能安抚人心的温柔。

    “看到‘永生树’了吗?就是那个机器组。不得不说白鼠在生理学上的造诣真的很高,尤其是在脑研究方面。”

    “这是我们两个一直以来的合作项目,他的唯一作用就是……”

    录音中的他顿了一下,却掩饰不住话语中的兴奋之情。

    “提取记忆体。”

    KB一瞬间明白了哦漏的用意。“另一种形式的活着”的意思是,他会接受一个全新的躯体,以记忆体的形式重现人格。那会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永生。

    此刻哦漏濒死的身躯正伏在他的怀中,安静的如同沉睡的孩子。他正一步步迈向操作台,将其沉入盛装着营养液的巨大容器中。

    “‘永生树’不过是一个未完全改进的初号机,在我之前,仅有一人进行过活体提取记忆体的操作,你应该听说过他,白鼠博士的助手兼爱人,狮子。那次的实验虽然成功了,但并不能代表‘永生树’的成功几率会是100%……现在我也只能试试我的运气了。”

    他笑了,但并不轻松。

    “也许我不应该让你来执行这些操作,也不应该对你提起这些概率问题。但我还是任性地这么做了,因为我觉得不说这些对你而言会更残忍。对不起……真的是对不起……”

    “如果还有什么是因为我这点任性而犯下的错误的话,那大概是那个芯片了。那是你一直很想要的情感核心,有了它你就能填补最后的缺陷了。”

    “放心,如果实验没有成功,存储在你的核心中的记忆模块会自动格式化,到时你会忘了有关于我的一切。”

    “祝我们好运。”

    KB在语音结束的那一刻便已失去了视觉界面,只能意识到自己的手指按下了什么东西。没有声音响起——他的声音采集功能也已经被强制关闭了。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感觉不到,只好一遍遍地在记忆里回想着他们之间的一点一滴,回忆着他的一颦一笑,生怕下一个瞬间他会把他的一切尽数忘记。

    哦漏是他赖以生存的唯一。

    原来他早就踏入了一直空缺着的领域,原来那种感觉的官方名称便是爱情。




    说不清是第几个日夜过去,他觉得自己仿佛经历了好几个世纪一般。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自己已经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

    对,我在找什么东西,我一定要找到的,无论如何也要找到……

    他挣扎着站起来,却没有看见容器中有任何物质存在。连液体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在哪?

    为什么我看不到你……

    他的视线突然一黑,眉眼间的传感器清晰地将触感反映出来。

    “让你久等了。现在我们终于可以一直一直……永远在一起了。”

    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永远。”

    -fin-

评论(9)
热度(66)
© 见异思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