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异思迁

哀其不幸丨怒其不争

我已经由一个文手堕落成偶尔诈尸的日常瞎叨叨了嘛(。)

dbqdbq最近这段时间没有产出是因为在赶一个更大的搞事情……

等我把我这肝先切个几刀……

我单方面宣布我爱百香果

坐第一排要把我冻成老寒腿了

可能,在我搞完事情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是再也不会碰指绘APP一下了。
偷跑一张局部,加了lof的美丽滤镜
明天还要上学,死了(。)

花火大会🎆
最后发现还是MediBang好用啊(。)

最近把che都开进车库了,过了风头再放

【k漏】狐惑

*全文字数4500+,注意阅读时间

*本来以为我能有什么长进,回头一看依旧狗血

*狼妖Kx狐妖漏,灵感源于尘尘的设定,文写的不是很精彩就不艾特了,丢人

*花了四五天时间构思AU,结果还是有点bug

*划重点只有k漏一条感情线其它都是友情向

*涉及中国历史里的特殊时期,主要是充当背景,防雷

*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最后一头扎进深渊

*勿扰正主



    建国初,尚有名望的几名妖精与人签下了白纸黑字的字契,明文规定——建国以后不许成精,违者由妖人二界共同诛杀。


    现有妖族不论修为不论年龄,建国前化形成功者,一律计入妖籍。妖人各...

最近的摸鱼①

最近的摸鱼②
是尘尘 @双尘可以吃. 的狼狐

lof的滤镜好好看啊
是DJ

检讨

只是一些瞎bb而已


有的时候就在想,我究竟值不值得那么多人的关注


每当看到优秀的作品时,总是在惊艳之余想到很多东西——那处描写好棒啊,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写诶,但是真的叫我去写我能写出来吗——最后的答案往往都是不能。


有的时候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有哪些地方不够好,自己在写的时候也能意识到自己没有写对,但是我真的改不过来。也许就是我的文字驾驭能力不够吧……还有就是在剧情这方面是我的短板了。


我真的觉得一篇好的同人应该是结构清晰内容充实,在此基础上的甜腻才会吃的安心,但是在我自我反省过后,我觉得我写过的东西完全是为了甜而甜,假大空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往往是说到一半戛然而止,感...

可是,世间哪有不散的筵席呢



总算让我抓住末班车了,明天还要继续考试,摸鱼式画贺图,我尽力了

【局路】Devoted

*保镖局x驻唱路

*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原来是爱啊(躺平)

*灵感源自初雪 @穷到渴望接稿的初雪 ,但我写不出雪雪想到的那种意境,希望没有辜负雪雪这个灵感吧XD

*ooc慎

Chapter 0

Beautiful as you are, I wanna light up your dark

如你这般美丽 我多想照亮你的黑暗

Maybe you don't believe in me, it's hard to know what you see of me

也许你不愿相信我 但我难以揣测你的心思 你如何看我

Don't be quick to say no

不要忙着拒绝我...

【Moonlight】记一次走错剧组的战斗经历

*沙雕文请用沙雕的打开方式观看

*玩梗多,bug多,ooc严重

*内含各种马猴烧酒,接受不能请勿观看

*内容过于沙雕,请做好心脏暴击的准备



    “孩子,我看你骨骼惊奇,快收下这条项链,接受魔仙女王的祝福成为小魔仙吧——”

    KB摆了个自以为非常帅气的pose,向着面前跌倒的少年伸出了右手。他完全可以肯定这个人拥有魔力——至少他看见了不远处正在肆虐的两只怪物。要知道,这几年这年头空气污染食品污染各种污染都那么严重,哪还能找得到有魔力的人了?

    少年轻轻张开了嘴巴。

    对,就是这样!快说出那句“好啊”,然后他拖欠了好几个月的任务终于可以搞定了——KB越想越开心,哪有这么巧的事啊?他不过就是出门买个早点,不仅遇上了怪物袭击,又碰到了有天赋的少年,看来老天爷哦不魔仙女王从来就没有抛弃过他嘛,如果今年自己能脱单就更好了……

    来吧,快说吧,说出来什么都能解决了!

    “可是,我不需要啊。”少年被KB这一出吓得有些发愣,“我已经有哦噎死了。”

    KB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黑发少年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以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KB。KB这才看见少年的肩膀上还站着一个二头身缩小版的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哦噎死,我们上吧![让我的心·unlock]!”

    从少年胸前迸发出的强烈光芒笼罩了周围的一切。等KB能够重新看清他时,他的身上穿着一套蓝色演出服,手中握着的麦克风上有音符形状的图案。

    “呃,你是谁来着?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这里太危险了。”

    “我是最美丽,最可爱,最傻逼哦不对最美貌的KB·璃莹殇·希洛·颜鸳·幽……”

    少年抬眸瞪了他一眼。

    “KBShinya。”KB急忙改口,“卧槽等一下你你你别聊了怪物要扑过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叫‘你你你’,我叫哦漏!”

    哦漏闪身跃进,一把拽住KB的后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拽了起来。那个巨人一样的怪物喘着粗气抡下一拳,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大坑,很难想象这一下子打在人身上会发生什么。

    哦漏对着麦克风喊了一句,声音化作冲击震了过去,两只怪物不约而同地看向这里,似乎并没有收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这下难办了啊……”哦漏有些不知所措,他真的没想到自己的攻击居然什么效果都没有。

    “巴啦啦能量,妈了个巴子,魔仙变身!”

    哦漏回首看时,KB已经换上了一身红色劲装,手中还握着一根魔法棒。

    “小伙计原来你也是……”哦漏惊呼。

    “喜爱和平的小魔仙是不会有什么可以用来攻击的技能的!”KB握着魔法棒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心形,“所以我还是给你打掩护吧……”

    “你是战五渣就直说啊?!”

    “巴啦啦能量,沙罗鲁,飞!”

    KB看着极速攻来的怪物,口中念出咒语,二人被魔法加持急速升空。

    “我恐高啊快放我下去!!!!”哦漏哀嚎着被送向空中,一路吓得小脸煞白,差点解除变身状态。

    “我jio得你要是能把嫌弃我的这些话都用你那个麦克风喊一遍咱就结束战斗了好吗?”

    “哦对诶!”

    “对你个头啊赶紧躲开啊!!”

    “[风],听从我的呼唤吧——”

    一阵强风忽然清开了战场,两人被安稳送回了地面,哦漏抬头看时只望见了一抹暖橙色。

    “啊路人你可算来了,我都要累死了——诶呦卧槽你打我干嘛?”

    “草拟粑粑KB你脑子有病吗?你一辅助冲上去跟人solo?”路人回手一阵风把KB卷了个后空翻360°,然后看向哦漏,“要打也不是你打的吧?力都是人家出的。”

    路人虽数落着KB,手中法杖却是一刻都没停止过魔力输出。他凝眸看向怪物,有一瞬间心中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恍惚差点被怪物击中。

    这怪物他妈的怎么这么像求生之路的hunter和tank???

    “闪开!”

    一颗子弹顺着路人的脸颊射过,击中了特别像tank的那个怪物的头部。KB抬头望去,整片天空都染上了一层暗玫瑰红色,这是个用魔法形成的结界。

    从黑暗处走出两个人,为首的那人手持一把燧发枪,枪管还冒着白烟。

    “呼呼……有点……疼。”怪物嘶吼着抓向头部的弹头,“……哪里来的小杂虫?”

    “这怪物原来还会说话啊?”反射弧奇长的哦漏终于发现了华点。

    “还是让我来吧,仙鹅天女的能力对付它们已经足够了。”跟在后面的那人忽然开口,“[萧音 天舞法,妖娆身姿炫光]!”

    萧忆情脚尖离地跳跃舞动,身姿妖娆,每一个动作都强劲有力一步到位,身上散发出的魔法光芒愈发浓厚。

    “快,我来帮你抗住!”奇然连结各式枪械,连同最开始召出的那把燧发枪一同指向tank和hunter。路人随即召唤了[火],两个人短时间内造成的伤害使得两个怪物也开始畏缩不前。

    “不行,魔法力量不够。”萧忆情大喊,“KB,我需要妆容!”

    “什么玩意?”KB傻了。

    “化妆!”

    KB不知道萧忆情的用意,还是举起魔法棒大喊了一句咒语:

    “巴啦啦能量,你好骚啊,美妆!”

    妖冶的妆容画好后,萧忆情的法阵也同时有了亮色。他前踏步一记推掌,魔法力量击向猛冲过来的tank,竟然直接把它抽飞出去。

    “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凌驾于朵蜜天女和法苏天女之上的仙鹅天女吗?!”哦漏摇醒了由于解除变身而脱力的哦噎死,看向萧忆情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拜之色。

    “让我来鹅化你吧!仙鹅天女,仙鹅凌空踏虚步!仙鹅团团圆圆舞!”

    “什么,两种舞步并用!”路人也不禁回过头来。

    “我觉得我们可以尽全力让仙鹅天女发挥更大的实力。”KB一本正经地说着,“你们觉得怎么样?”

    “不错,可以抹消你之前一直划水的事实了。”路人嘲讽道。

    “小心!”

    眼看着hunter从tank身后闪出,直取奇然,对着他的头张开血盆大口,路人一个横踢,把奇然踹到了哦漏身边。

    “奇然,对不住了。”路人轻声道歉。

    “没事,怎么说也是你救了我一命。”奇然挣扎着坐了起来,“可是为什么每一次都有人想要咬我的头?”

    “大概是因为你拿着燧发枪?”哦漏说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

    “嗷嗷嗷嗷嗷!!!”

    hunter一击没有得逞,跳到一处墙壁上来了次三角跳跃,以一个刁钻的角度跳向哦漏,而此时他连形象改造都已经来不及了。

    “没用的,你不可能打断一个正在变身的马猴烧酒!”萧忆情大喊,“哦漏,快变身!”

    “哦噎死!”

    白光吞没了哦漏,也弹开了hunter。变身成功的哦漏立刻高歌一曲,声音化作能量音符轰在它的身上,硬生生把它炸退了几十米。

    “哦漏,试试唱一首《舞娘》”沉默好久的KB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快试试!”

    “啊好……”哦漏举起话筒。

【旋转 跳跃 我闭着眼

    尘嚣看不见 你沉醉了没

    白雪 夏夜 我不停歇

    模糊了年岁 时光的沙漏被我踩碎】

    “原来是这样!”路人也举起法杖,“「声」啊,听从我的呼唤吧!”

    萧忆情踏出最后一步,有了BGM的加成,他自信的步伐凝聚了更强大的力量。

    “让我来鹅化你吧!!!”

    法阵亮起,怪物被巨大的冲击波打在结界上动弹不得。

    “巴啦啦能量,安东尼,变!”

    随着KB的法力输出,两个怪物被一点点净化还原,化作能量飘散在空气中。众人都长呼一口气瘫坐在地上,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等等等等一下,诺,诺诺!你确定我要和这几个人,那啥,约会吗?”斯雷嘟对着蓝牙耳机大吼,“有五个人!怎么办啊?!”

    “别急别急,我们正在思考对策!”斯雷诺指挥着各下属,“哦,有结果了!”

    “什么?”

    “得分最高的选项是——现在先安安静静喝口矿泉水,然后再balabala……”




    “册那,真的是吃了金坷垃一样的。”路人颓废地抓了抓头发,异常暴躁地嘟囔着,“要不是萧忆情在,我们几个都玩儿蛋去吧。”

    “至少我们现在是赢了。”哦漏躺在碎石中间动弹不得,哦噎死伏在他的胸口。

    “咳。几位……”

    五人的目光齐齐看向来人。

    “约炮么?”斯雷嘟掏出一盒杜蕾斯,强作镇定地说着。




-end?-

我到底玩了圈里圈外多少梗啊(望天)

魔关凤真的是我童年女神了

【k漏】甜

*(贼小声)其实刚刚起名时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词是原则爆炸

*今天的我不是反季节战士啦!东北冷的可真早我好冷啊

*短打纯甜饼,ooc慎

*非常简单粗暴的爱情故事

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理由。

喜欢一个人根本不需要理由。

KBShinya系好包装盒上泛着彩虹色镭射光的缎带,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槽起。说实话,这个配色就好像猛汉兄贵颈上的金链子一样,土里土气的,用来送礼未免有些掉价。

反正也没时间再去准备一条新的缎带了,而且这种风格对于他来说可能并不是很奇怪。KB这样安慰着自己,一边碎碎念着把盒子连同一些零碎的小物件一起装进纸袋。

今天可真够冷的。

KB把围巾往上拽了拽,盖住了从口中...

有没有想要扩列的小伙伴啊
门牌号→2628949848

高三长弧,周六周日应该能回消息

雪·硫·高·甜·秀·恩·爱·问·卷

秀一下下 ✧(≖ ◡ ≖✿)

无疯不枫:

甲方答题人:初雪 @穷到渴望接稿的初雪
乙方答题人:硫酸压铁 @硫酸压铁
主持人:High-Five【小五】


本答卷由。
虽然被亮瞎眼也要为雪硫吐血打call的小五,没有赞助的播出。【你够了喂!】


小五:
每一个cp问卷的主持人,上辈子一定都是折翼的天使。
带好你的二十四K钛合金狗眼,准备好,被亮瞎吧!


1、请问对方的称呼是什么?平时你们如何称呼对方?


初雪:
硫酸/硫酸酸(←叠字怪)


硫酸:
她圈名初雪啊,我一般会叫雪雪的。


2、形容一下对方,要求夹带比喻,比成动物或者事物。


初雪...

硫酸六月回来

【k漏】→

*感谢 @狂言kurui 的点梗,虽然我已经写的偏离主题了
*三次向,ooc注意
*KB单箭头估计比他自己还粗系列
*本来想着要写友情向啦日常啦没想到写着写着就单箭头了,我的错(。)
*差不多一个小时的短打,我已经放弃补作业了安心等死了
*没有剧情写到哪算哪
*勿扰正主
*祝食愉

    “你啊,你不是我儿子吗,怎么见了他比见我都亲?”

    KB伸手去戳美短的小脑袋,那猫向抱着他的人怀里缩了缩,喵呜喵呜叫了两声想表达他对自己主人的强烈不满。

    哦漏没忍住笑了一下,腾出手搔了几下小猫的下巴,那猫真就把头扬...

【局路】交错

*感谢 @秋歌荒芜 的点梗
*ooc注意
*我流灵魂互换,现实和二次的局路性格略有差异
*勿上升真人,勿扰正主
*自认为两个世界两条线还是很容易分辨的,看是以谁为主视角展开的故事就好啦,主视角都是现实局路
*应该两对都是双箭头吧,不过很显然二次箭头要比三次粗很多
*OK?往下走吧!

(一)

他睁开双眼,盯着那个有些陌生的天花板看了好久,下意识去摸眼镜却抓了个空。

刚刚醒来的轻微眩晕感散去后,他的视野逐渐明晰起来。他总觉得有点奇怪,可就是不清楚究竟是哪里不对……

直到他抓起披散在自己肩上的玫红色长发,才明白自己正经历着怎样一个狗血桥段。

日了狗了,我这是穿越了?

而且还穿越到我自己那个gay里gay...

终于画完了qwqqqqq
沙雕图选手李硫酸重出江湖
巨ooc了
p1沙雕改图p2原图
(指绘真麻烦(咳))
啊别问我原剧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原图取自lof,图上微博水印看不太清了
就这样吧
最后一格都有谁猜对没奖(。)

大家好我是下面那个雪雪的小甜心
哦对了我在第二排第二个√

初雪纷落樱飘扬:

看我我是第一张右下角辣个绿毛!!!

lemon.:

p1是排了一下,但是比较糊
p2是没排,但是应该能看清(?)

看到的话自行艾特群成员叭(。。。)

p1舞狮梗,狮子女装避雷,wb上久违的狮鼠糖呜呜呜
p2速涂的路人
p3瞎鸡儿画的私设魔王局
堪堪凑齐四欠(。)
我觉得照这个形式来看他们下一次合体时我会变成吴克(bu)

【局路】跟我回家

*当我意识到我这个假期基本都在摸鱼以及为自己撒盐,而我再过几天可能就要给自己打上硫酸六月回来的标签了,所以写下这篇,权当是对我爱的cp的一次暂别
*我曾经深爱,未来也会一如既往不知悔改
*勿扰正主,勿上升三次
*ooc注意
*祝食用愉快

    临近午夜,街道上却并没有任何冷清下来的趋势。人们不远千里回到了各自的家中,只为和亲人共度年关,享受一个团圆的夜晚。

   路人没有像往年一样急忙赶回那个熟悉却略显陌生的地方,只是窝在他那乱糟糟的学生宿舍,把这个夜晚当成每一个普通的晚上来过。

   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年夜饭吃火锅,也不知...

cn硫酸/凉风
cp初雪 @初雪纷落樱飘扬

我喜欢的cp你敢动一下我搞死你
没了

光污染式上色了解一下

过年了😭😭😭😭😭

【雪硫】海风

*因为硫酸这个圈名用来写文怎么看怎么沙雕,所以用了小号的圈名慕清寒
*自己写自己应该就不会ooc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会你还有雪雪要写不是吗)
*假装故事发生在我特别喜欢并且深深向往的那个城市里
*最近gl漫看多了突然想写点东西,苦于没有人设只好委屈自己x
*雪硫协会欢迎您的到来(不等等)

    夏季的炙热还未像往年那样折磨着每一寸土地,微弱的蝉声便已经在树丛间响起,并不恼人,却像是合奏前的一小段节拍,准备迎接盛大的交响乐章。

    天是如同被海水洗过的蓝,蓝得宁静、蓝得深邃、蓝得让那云彩甘心凝在一处,迟迟不愿散去。空气中掺着些许潮...

© 见异思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