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异思迁

哀其不幸丨怒其不争

【k漏】→

*感谢 @狂言kurui 的点梗,虽然我已经写的偏离主题了
*三次向,ooc注意
*KB单箭头估计比他自己还粗系列
*本来想着要写友情向啦日常啦没想到写着写着就单箭头了,我的错(。)
*差不多一个小时的短打,我已经放弃补作业了安心等死了
*没有剧情写到哪算哪
*勿扰正主
*祝食愉



    “你啊,你不是我儿子吗,怎么见了他比见我都亲?”

    KB伸手去戳美短的小脑袋,那猫向抱着他的人怀里缩了缩,喵呜喵呜叫了两声想表达他对自己主人的强烈不满。

    哦漏没忍住笑了一下,腾出手搔了几下小猫的下巴,那猫真就把头扬高了些任由他摸,还撒娇一般发出了满足的呼噜声。

    “白眼狼。”KB笑骂。


    八月初,正是阳光强得可以把人晒成焦炭的时候。s市的气温高的可怕,略显干燥的空气给人一种仿佛身处火炉的感觉。

    KB左右翻了一阵,总算在枕头下面找到了空调遥控器,熟练地按了几下后丢回了原来的位置。

    冷风送的很及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KB感觉自己的呼吸舒畅多了,先前下了飞机就有的那种轻微眩晕感正随着温度而降下。他躺在床上,默默数着自己逐渐平稳下来的心跳。

    一下。

    他听见了小烧肉在地板上翻滚嬉闹的声音,应该在玩他的新玩具——哦漏在路上买下的那个毛绒球球。

    两下。

    他听见了手机的提示音,那应该是助理发来的吧?KB突然想起来自己突然决定把哦漏拐来家里,好像还没向两边助理报个平安,可他懒得动了,于是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继续瘫在那里。

    三下。

    他听见了从浴室传来的水声,隐隐约约,时断时续。KB还在等哦漏洗好出来,他好进去冲个凉……毕竟他身上还有这么多多余脂肪,动一下流的汗可比哦漏多的多,可哦漏他毕竟是客,怎么说也要让着人家。

    KB有些郁闷,怎么想来想去总要想到他呢?这么一折腾他完全数乱了数字,叹了口气走到衣柜前,蹲下来翻出一个防尘袋,打开之后拎出了一套睡衣,男款,白色料子印了海蓝色的鲸鱼图案。

    这还是去年哦漏说要留一套衣服放在他这备用,他在网上选了好半天才定下的款。KB把它抖开端详片刻,觉得现在瘦下来的哦漏穿着这身估计有点大了。

    “KB我能用你沐浴露吗?”

    “你随便,这你还问我干嘛?”KB走到门前放好他的睡衣,“衣服给你找出来放在门口了,等会出来叫我。”

    “哦……好。”

    哦漏应了一声,好像又小声说了什么,却被水声掩过,KB自然没有听清。

    KB也没打算多问,坐在餐桌边的凳子上拿着手机回消息,一直等到哦漏偷偷开门拿了衣服穿好,又顺势坐在了KB身旁。

    KB盯着哦漏看了半天,心里想着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大了一整圈的睡衣被他穿出来一种慵懒的感觉,这让他看上去像是一只眯着眸子意图打盹的猫儿。

    烧肉恰到好处地喵喵叫了两声,又耐不住好奇的性子跑到别处去玩了。

    “啊……你看我干嘛,你也进去冲一下吧?”

    哦漏被盯得有点不太自然,不好明说只得指了指浴室的门。KB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不动声色地进了浴室带上了门。


    等到KB回到房间,发现哦漏已经霸占着自己的床睡熟了。

    要命哦。

    KB心想,我也好累好困我该怎么办?虽然这是个双人床我也不能厚着脸皮躺过去啊?不对这不是我自己的床吗?

    毕竟车马劳顿,连平日里那么有活力的KB也没心思再去管那些琐事。经过一番心理挣扎的他还是乖乖躺在了床榻一角,没过多久便睡沉了。

    至少心脏还是有力地加速跳动了几下,像是用来记录这一次近距离的同床共枕。




    如果什么时候能紧紧抱着他入眠该多好。






    -fin-

我这写的是个什么玩意(陷入沉思)
写了这么多哪有什么哦漏的戏份啊(……)

评论(4)
热度(61)
© 见异思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