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异思迁

哀其不幸丨怒其不争

【局路】交错

*感谢 @秋歌荒芜 的点梗
*ooc注意
*我流灵魂互换,现实和二次的局路性格略有差异
*勿上升真人,勿扰正主
*自认为两个世界两条线还是很容易分辨的,看是以谁为主视角展开的故事就好啦,主视角都是现实局路
*应该两对都是双箭头吧,不过很显然二次箭头要比三次粗很多
*OK?往下走吧!





(一)

他睁开双眼,盯着那个有些陌生的天花板看了好久,下意识去摸眼镜却抓了个空。

刚刚醒来的轻微眩晕感散去后,他的视野逐渐明晰起来。他总觉得有点奇怪,可就是不清楚究竟是哪里不对……

直到他抓起披散在自己肩上的玫红色长发,才明白自己正经历着怎样一个狗血桥段。

日了狗了,我这是穿越了?

而且还穿越到我自己那个gay里gay气的骚包人设上了?!








(二)

电话铃声响起,局长伸手去够,亮起的屏幕上“A傻逼”的字样格外吸引人的眼球。

局长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按下了接听的图标。

“喂?痒撒比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路人的声音和他记忆中的别无二致,连语气都是一样的欠揍。

“哦,刚起床。”局长没想撒谎。

“现在都十二点半了……哎呀算了算了你赶紧收拾一下现在出门还来得及……”

路人显然急了,用上了机关枪一般的语速交代一通,听来很像老妈的灌脑魔音。局长不由揉了揉太阳穴,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准备简单打理一下自己。

按照电话里路人所说,今天是狮子生日,他这是要去给狮子庆生,顺便狠狠宰这个商二代一顿。

什么商二代?狮子不是一个创业创到头秃的林老板吗?怎么就成商二代了?局长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正在迅速崩塌,那碎裂声清晰可闻。







(三)

路人盯着B博看了半天,刷新了好几次也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图标。

不上播还不发微博,局长这次怎么鸽得这么彻底?真的不怕直播时长不够没钱吃饭没钱交电费没钱……然后真正变家徒四壁吗?

路人正要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屏幕却抢先一步亮了起来。

“喂?路人吗?”

“哎哎是我,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我现在有点麻烦,你能过来一趟吗?”







(四)

“你说你不是局长?那你是谁?”

“我就是局长啊,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这里的局长,我不属于这里。”

路人盯着他的双眼看了半天,毫不犹豫地伸手覆上了面前人的额头,然后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怪了,没发烧啊,我还以为你个撒比烧成真撒比了……”







(五)

局长没忍住伸手摸了摸白鼠的一对鼠耳,软软的手感不错。

“喂局长你干什么,很痒的,别闹了!”

白鼠意外的反应激烈,整个人向后缩了一下,脸颊泛上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红。

“白鼠耳朵摸不得的,听狮子说那可是他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了。”路人拉开局长身边的椅子,一本正经地跟他说着,“真不知道狮子这禽兽到底对白鼠做了点什么。”

局长这才注意到路人穿的这件T恤衫领口很宽,锁骨的轮廓清晰可见。也许是听惯了路人的吵嚷,又或许是这个路人算得上帅气的外表,此刻他居然觉得面前这个暖橙色短发的他比自己印象中那个路人温柔多了。

才怪。

局长看着喝多了窝在自己身旁胡言乱语的路人,立即驳回了自己单纯的念头。

“局长……局长!”

路人显然不很清醒,眼神有些迷离,混杂着某些道不明的东西。局长看向他时,他已经凑了上来轻啄一口自己的脸颊,还舔了舔嘴唇,满意的哼了一声。

一旁的狮子白鼠还在乱吵乱闹,局长呆坐在原地,整个人都傻掉了。









(六)

局长不知道在个世界的路人住在哪里,反正肯定不会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地方。

于是他颠了一下背后没了动静显然已经睡死过去的路人,沿着来时的路一步步走回自己醒来的地方。

反正局长挺庆幸这具身子比较健壮,背个一百来斤走回去好像不成问题。

“……局长”

路人在局长肩上蹭了蹭,迷迷糊糊嘟囔一句,却依旧睡得香甜。

局长很想无视这句梦呓,这简单的一句称呼却绕在他的心尖挥之不去。他轻咳一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走着,极力忍住脑子里不断涌现的念想。

该想的都想了,不该想的也都想了。










(七)

路人开始相信局长是真的有点什么问题了。

因为他妈的局长这人死活都不会踏出家门觅食,他会甘愿宅在家里当个并不肥的快乐肥宅好不好?何况局长今天还很大方的表示今天他请客,问自己想吃点什么……

有鬼,肯定有鬼。

他将信将疑地应了下来,然后将信将疑地夹起一块鸡肉塞进嘴里。

嗯,好吃。

无论是大盘鸡还是黄焖鸡都很好吃。








(八)

路人缩在床上的一角刷了会微博,然后毫不意外地睡了过去。饭后本就让人疲倦,尤其是在他睡眠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要是认真算算,昨晚他仅睡了4个小时而已。

路人那早上起来不曾打理的头发已经糟成一团,看起来和鸡窝没什么区别,常年熬夜而显现出的黑眼圈加剧了此刻他的疲态。

局长端着水杯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个毫无防备的他。

局长摸出了被路人压在胳膊下的空调遥控器,把温度向上调了些许,想了想又扯过一旁的被子展开盖在他的身上,也许这样他能睡得舒服一些。

路人睫毛轻颤,呼吸渐渐平稳下来,显然是睡熟了。









(九)

局长是被大力晃醒的,没等他缓过神来,耳边就传来了数声惨嚎。

“我草拟粑粑你你你对我干了些什么?!我怎么什么也没穿啊!!!”

“哇这你还要赖我,这是你昨天自己脱光的好不好?”

“那你为什么睡在我旁边?”

“我半夜好心过来看你有没有好好盖被子。”局长有点委屈,“你一下子就把我拽过来了。”

路人愣了一下,语无伦次地又解释又道歉地说了一堆。扔了一地的衣服显然已经脏了,局长打开衣柜随便找了两件衣服丢给他,路人犹豫片刻,还是乖乖穿上了。

“现在脑袋还疼吗,用不用我去熬点醒酒汤?”局长伸手去探路人的脸颊,“诶你是不是发烧了脸怎么这么热啊……”

“关你屁事……”

路人低声骂了一句,把头埋得更低了。









(十)

局长的衬衫穿在路人身上委实显得大了一圈。路人扯了扯衣角,一时找不到什么话题来终结这可怕的尴尬气氛。

“白鼠昨天和我说,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路人拿着筷子和小笼包较劲,戳得汁水流了整整一碟。

“咳……”

局长听到这句话不由手一抖把烧麦掉在了小米粥里。待他抬头看时,却对上了路人投来的目光。

那双妃色眸子仿佛在说:我也好想像他们一样啊。










(十一)

路人喝着奶茶循环着白鼠最新投稿,不禁感慨白鼠应该是他们四个里面唯一一个依旧坚守在鬼畜区的人了。

“张嘴。”

路人有些诧异地回头,看见局长正举着叉子把一块瓜递到自己面前,下意识地按着他的话去做了。

瓜很甜,一口下去竟然掩过了口中原本的奶茶味道,清凉的感觉顺着喉咙流进了整个胸膛。

“嗯,挺甜的。”

局长把盘子放在一边,坐得离路人更近了些,这样一个暧昧的距离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也能感受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把头凑了过去……








(十二)

局长也不知道两个人是如何变成现在这个境况的。

路人用右膝盖抵着局长下身,整个人几乎贴在了他的身上。这个姿势几乎锁住了他全部的活动能力,任由面前的人俯下身子意图索取他的双唇。

局长反手将其按在墙边,一瞬间占据了主动权,不由自主地吻了上去……










(十三)

光影交错,以吻封缄。









(十四)

局长再次睁开双眼,世界再一次回到了自己所熟悉的模样。熟悉的床榻,熟悉的房间,还有熟悉的……

面前的A路人。









(十五)

“诶,白鼠白鼠!你听说了吗,局长和路人真的在一起了。”狮子发了个气泡过去,“这两个人还给我发了自拍!”

“早看出来他们有意思了,在一起是迟早的事。”白鼠并没有表现出惊讶,“而且都发给你了,能不发给我吗?”

“对哦……”










-fin-

终于写完了,这怕不是我卡文卡的最久的一篇了qwqqqqq

评论(11)
热度(79)
© 见异思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