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异思迁

哀其不幸丨怒其不争

【局路】跟我回家

*当我意识到我这个假期基本都在摸鱼以及为自己撒盐,而我再过几天可能就要给自己打上硫酸六月回来的标签了,所以写下这篇,权当是对我爱的cp的一次暂别
*我曾经深爱,未来也会一如既往不知悔改
*勿扰正主,勿上升三次
*ooc注意
*祝食用愉快


    临近午夜,街道上却并没有任何冷清下来的趋势。人们不远千里回到了各自的家中,只为和亲人共度年关,享受一个团圆的夜晚。

   路人没有像往年一样急忙赶回那个熟悉却略显陌生的地方,只是窝在他那乱糟糟的学生宿舍,把这个夜晚当成每一个普通的晚上来过。

   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年夜饭吃火锅,也不知道是谁扯开底料一股脑丢进锅中最后发现包装袋上写着“用量:每次每锅投约1/2”……总之这顿晚饭并不愉快。酒精和辛辣刺激着路人的肠胃,让他有种下一秒仿佛就要步入天堂的感觉。

   于是他坑蒙拐骗顺来了宿管大妈的钥匙串,一路跑上了顶楼天台。刚一开门他便感受到了冷气的无情……凛冽的寒风直向他脖子里钻,意图带走他吃过辣的出奇的火锅之后略微过热的体温。

   暖橙色的柔软短发随风浮动,头上的呆毛也跟着一晃一晃的,可是他却什么都看不清了。妃色的眸子覆满了水汽,连他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流泪。

   路人总算清醒了些许。不常喝酒的他不太习惯微醺的晕眩感,喝到最后只是抓着酒杯看着眼前的光影交错,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忽然想到了些往事。



   局长喜欢路人,这在几年前的S市市立高中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应该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痒局长对A路人有意思。

   高中那会最开始没分班之前他们两个是同桌,全班公认的最让人闹心的两个吵嘴怪。整天吵吵闹闹没个清闲。有次两个人在语文课上互相问候爸爸,老师忍无可忍把两个人丢出去罚站,结果隔着一堵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撒比”还是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

   可是同学都看得清楚,局长总是给路人讲题,一道数学题局长能讲出三四种不同的解法,有时候还故意歪几句调戏路人,路人也不恼,趴在那看着局长在草纸上划了一片,一边应着:“是,对,局长真棒。”

   他到底听了些什么也许只有他自己明白。

   后来经历了一次文理分班,路人选了文,局长学理。两人一个进了文科实验班一个进了理科实验班,两个班级隔了一个楼层。

   从那以后一切都变了。

   路人的新同学们早就习惯了下课时分扒着后门门框偷瞄的那个理科学霸。有时候几个女孩子上去搭话,开玩笑说局长你又来看老婆啦?局长就把手指搭在嘴唇上示意她们不要声张,然后继续望着那个背影,恨不得把他的每一帧都贪婪地刻录在脑海里。

   路人自然知道局长干的这些傻事。他没有回应局长,更没有拒绝,只是默默收下局长对他所有的好,一股脑锁在心里。

   谁没个傻逼的青春年少轻狂无知呢?路人怕他后悔,怕这段感情到了最后两个人都要受伤。因此他没敢做出任何表态,任由传言四起也无动于衷。

   毕业的那天晚上,班长组织着班上能来的同学跑到一家KTV开了几小时的包间,不知道是谁说着要叫上局长,这群人便起哄着叫路人打电话。

   路人没有推辞。

   电话那边的局长鼻音有点重,不知道是感冒还是喝醉了,本来就很好听的嗓音略显低沉沙哑,格外撩人。

   “哦,好啊,我现在就去找你。”

   路人有点后悔为什么要打这通电话。局长显然是喝过一些酒的,本就是半醉不清醒的状态,又被班上那群男生灌了几杯,没过多久便瘫在沙发里宛若一条咸鱼。

   路人便坐了过去,顺势凑近了些——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这么仔细地看他的面容。局长这脸用帅气形容毫不为过,不觉迷倒了多少少女……可这个撒比偏偏选择吊死在他这颗树上,还死得理所当然。

   “唔……”

   局长睁开双眼,那双异色瞳在房间迷幻的灯光效果下显得尤其勾人魂魄。

   “路人?”他迷迷糊糊叫了一句。

   “在呢。”

   “我们回家。”

   回家……?

   路人的心脏仿佛漏跳一拍,他不敢直视那人的眼睛,怕看的久了便不自觉坠入深渊,只好垂着脑袋,耳尖早已泛红。

   这明明就是他的告白,他藏了两年之久的告白。

   “操……干什么……你就是个撒比……天底下最大的撒比……”路人咬着嘴唇,起身要走,“我不去,你自己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别走……”

   局长向前猛抓,却没能碰到他的衣角。路人渐远的脚步声被音浪掩过,没人注意到本不属于这个集体的局长脸上的面如死灰。




   路人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懊悔,为什么想说的话从来就说不出口。明明想要答应的,可自己却亲手在他的心脏上按下了匕首,那段记忆简直痛得令人无法呼吸。

   被那样狠狠伤过,还有可能继续之前的感情了吗?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两个人报考了同一所大学的英语系和物理系,分宿舍的时候还恰巧分到了一间宿舍。路人永远也无法忘记局长把门打开后宛若吃了金坷垃一样的神情。

   谁也没有提起往事,生活依旧平淡无奇。




   “怎么只披这么薄的衣服就往外跑?你傻吗?”

   路人刚想回头,却发现本该属于局长的那件风衣已经到了自己身上。顿时暖意从胸膛涌上来险些将他整个吞没。

   “痒撒比你怎么来了?狮子他俩呢?”

   “睡成死狗了”

   “哦……”

   路人突然不知道话题该怎么继续下去,只得恢复了之前拄着栏杆眺望远处的动作,只是不敢再有半点回忆了。

   天空有些灰暗,不依不饶地简单落了几片雪花,意图以此糊弄过人们所期盼的瑞雪兆丰年。临近十二点,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点燃了几枚烟花,炸裂的一小簇花火点亮了小块夜空。

   “明年就毕业了,到时可就真的见不到了。”

   你是不是还要说一句我曾经喜欢过你?路人有些尴尬地敲着栏杆,正盘算着要是这句话真说出口自己要如何怼回去。

   倒计时已经数到了15,已经隐约听得见远处传来的人们呐喊着的声音。

   “我真的好傻,你骂了我这么多年的傻逼根本没骂错。”

   倒计时已经数到了五,喊声格外的清晰明显——

   “我根本放不下你。”

   “我爱你。”

   最后的倒计时声音震耳欲聋,可路人还是清楚地听见了身边人的话语。

   漫天的烟火争相绽放,那一瞬间的光芒好似点燃了整个天际。

   不知何时泪水早已打湿了整张脸,连路人自己都在骂自己废物……一个大男人,就因为这点破事而掉眼泪,值得吗?

   值得。

   他等他一句回答足足等了六年。

   “我也是。”





   “收拾收拾东西吧,明天我就带你回家。”

   -fin-

评论(19)
热度(78)
© 见异思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