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异思迁

哀其不幸丨怒其不争

【k漏】匿名情书

*为了甜而甜,随便看看就好了
*换了手机打字还不太习惯
*恋爱的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无关三次,勿上升真人,勿扰正主
*每次我都说这几句是不是都已经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KB看着哦漏递过来的粉红信封,一瞬间乱了手脚,就连即将出口的早上好都未来得及说出,只得傻傻地站在原地,用眼神寻求他的确认。

    “看什么看,昨晚隔壁那谁那谁谁好几个女生把我堵在北巷,人人都拿着封情书塞给我,叫我代交给某k姓男子,害得我白开心了。说吧,你拿什么赔我这颗纯洁的处男心?”

    KB吞了口口水,把伸手去拿的冲动硬生生忍了回去,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复杂。

    哦漏倒是没有理会KB那尴尬的神情。他看上去有点不满,略有些婴儿肥的脸颊气鼓鼓的,让人有种想用手上去捏一把的冲动。

    “要不,把我赔给你怎么样?”

    “滚吧,谁稀罕要你。”

    “来,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到底收了人家多少联AD钙奶?”

    或许是看到了哦漏那双眸子里那一瞬闪过的的狡黠,KB笑了,拉开椅子坐下,不紧不慢的把书包挂在了桌边,偏过头去质问着哦漏。

    “四联,不多。”哦漏还是笑了,那双微眯着的蓝眼中尽显得意之色,“看来我就应该多帮你收收情书,还有免费的假奶喝。”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写情书?表白啥的难道不是发个气泡过去就解决了吗?”

    KB收好信封,并没有想要拆开看看的意思,他不好接受任何一个女孩的好意。

    上课铃响起时,KB偷偷看了哦漏一眼,他正认真看向前方,那双眼睫似乎要融进柔和的晨光之中。

    “是不是又玩手机玩到半夜了?一上课就犯困看你学程考怎么过。”KB望着哦漏昏昏欲睡的样子,叹了口气,还是向他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先趴下,“先睡吧,我帮你抄笔记。”

    出乎他的意料,哦漏真就很听话地伏下身子,把头埋在了臂弯之中,没有像往常一样几句话怼回去,气的人咬牙跺脚却无可奈何。

    或许是真的很困吧。KB为哦漏的顺从找了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理由。他抬头望了一眼,那位中年秃顶的数学老师正讲到佳境口水满天飞……他便放心地埋下头把黑板上的那些字符一字不漏地抄录下来。



    他还记得这两个笔记本是几周前哦漏拉着自己去校门口的那家文具店里买的,那家店二人总是一同前去。店主是个六旬有余的老奶奶,总是喜欢在他们挑选文具时聊上几句。

    “诶呦,又来啦?今天早上来了一批新本呢,都是我叫我家孙女选的图案,来看看有没有中意的,看中了就拿来我给你包上……”

    “这本上的图案太少女了啊,我们用……这不太好吧?”

    KB随手抽出一摞笔记本中的一本,看着上面的粉红图案,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一旁站着的哦漏也跟着笑,小声说了句什么,他没听清。

    “挺好的啊,现在不都流行买这样的图案吗?”老奶奶走来看了看笔记本,又看了看两人,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样的和蔼可亲。

    “加上这本,两个一起装起来吧。”哦漏也把一本笔记递了出去,“等会我付。”

    “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大方了?居然帮我付钱?”

    “哦,那他的单算好了。”

    “别呀……哦漏哥哥你最好了你最帅了……”

    “快播你的脸呢?”

    哦漏忍不住笑了,眼角甚至隐约可以看到点滴的泪光。KB俯下身把头凑近了他,吓得哦漏一愣,右脚向后错了一小步。

    “喂你干什么???”哦漏的脸颊有些泛红。

    “给你看我的脸啊?你不是问我的脸在哪里吗?”

    哦漏直接一掌拍向他的胸口,毫不犹豫地把他推开大半米。

    “爸爸我错了等会请你吃东西去……爸爸你理我一下啊……”


    KB渐渐拉回了乱飘的思绪,看了眼一旁熟睡的人,嘴角已然勾起。他提笔在纸上画了一个有些滑稽的猪头,想了想又补了颗红色的爱心上去。

    下课铃毫无预备地响起,却不知打搅了谁的梦境。


    KB望着窗边那颗杨树,将要落下的手一缓,中性笔划在作业本上险些撕裂了脆弱的纸面。

    形式是老旧了点,但是至少还没有过时对吧。对,我KB就是怂了,既然这点破事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那就直接写出来让他看到也好。

    KB从书包中摸出那几封情书,展开了看上去比较顺眼的一封,却在拉出信纸的那一刻哽住了呼吸。

    他不可能认错这看上去还算清秀的字迹。

    “所以说,你这是迫不及待想把你名字写在我家户口本上了?”

    “你开心就好。”

    二人相拥在昏暗的路灯之下,彼此交换了一个稍显生疏的吻。

    至于那封仍未动笔的情书,已经被当事人当做了茶余饭后的笑谈。



    -fin-

评论(7)
热度(79)
© 见异思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