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异思迁

哀其不幸丨怒其不争

【局路】听说这一对cp是局长x局长(重修over)

*已重修
  •  和列表讨论各种梗时的脑洞产物
  •  非常ooc,o到我妈都不认识
  •  不良(伪)局x警察路
  •  局长现在18岁,已经考完了高考,还没到大学报告;路人现在24岁,某市某警察局最年轻的一位警察局长(还原年龄差
  •  被标题骗进来的别打我
  •  勿扰正主,无关三次






    “老,老大...”

    警员小五敲门进来,四下看了一圈,握着单子的手有点发颤。他现在才后悔自己为什么出门之前没先看一眼黄历。今天居然出了这档子事,要说这事也真的不算什么大事,顶多就是一毛小子不懂事罢了,不过……

    “怎么?还是他?”路人抬头,妃色眸子里闪过一瞬惊诧,“他不是今年高考考完了就能滚蛋了吗?怎么还来胡闹?”

    “是啊老大,还是他。”
    小五尴尬地笑了两声,走上去把手里的记录本和档案放在办公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瞎扯:
    “他确实是今年考试没错,之前没来估计是在备考吧?我也不懂他这人是怎么搞的,好像这几年总是见他,彼此都眼熟了。”

    “妈的这小子,他是把警署当家了是吗?”
    路人顺手抄起桌子上的日历,在15那里划了一道,与原来的红色圆圈重合。

    两年以各种理由被送进来十多次,这小子真是狗一样的,不知廉耻。
    他在心里狠狠问候了那人一句草拟粑粑,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这次我亲自来审。”

    审讯室外,隔着门上的单向玻璃,他扫了一眼屋内的情况,确定了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后便打开了那扇红漆木门。
    不出所料,他还是一头看上去乱糟糟的玫红色长发,按这小子自己所说那叫骚粉,至少路人觉得这颜色不是一般的给。

    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品味嘛,他想想倒也说得通。

    “啧啧啧,终于肯亲自过来了?A、局、长?”

    少年抬起头,异色瞳正好对上来人的视线。他的目光向下扫,看到略略有些肉感的腹部时,噗嗤一声笑了。

    “笑你妹啊笑?这是警察局,严肃点。”

    “嗳你还说我,你自己都不严肃嘛。”他一句话怼了回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看你就是养尊处优嘛,才两个月就有小肚子了?”

    A路人脸色一黑,看向少年的目光顿时变得凶狠了不少。

    “名字?”
    路人话一出口,就意识到了自己是有多蠢。在心里暗骂一声,然后在表格上草草地写下了痒撒比三个字。

    坐在他对面的粉毛便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橙色短发的警察局局长眼睛里像是冒着火一样狠狠地勾掉了自己刚刚写上的字迹。

    路人拿起了报告,目光却始终停留在局长那里。

    “这是你第五次因为打架斗殴进来了,你才十八岁,有什么事不好做非要学着当什么小混混,你看你对得起你这个名字吗?”

    “你是说局长?我哪知道我爹给我起名时想什么呢?没准他一直想让我当个电信局局长呢。”局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如果不是路人一直在这里看着他,他一定会以为成为电信局局长就是这个男人的毕生夙愿,这换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话被生生噎了回去,路人一口气堵在胸口闷得要死。他提起笔几次想要开口,却又硬生生把到口的话重又咽回了肚子。
    你总不能去责备一个不懂事瞎扯皮的人吧?这不是自讨苦吃?

    “妈的……”
    路人记录下日期,写到那个数字5的时候他突然愣了一下,这个日子他再熟悉不过。
    最近事务很多,他也一直很忙,忙到他差点忘了今天是个什么样的日子。这么说来还得感谢一下局长给他这个手写日期的机会,不然今天又会像去年一样完美错过。

    “你天天在外面混,是高考没考上吧。或者你根本没打算考大学?”
    路人沉吟许久,问了一句和审问不怎么搭边的闲谈,打破了这个屋子里该死的沉寂。

    “没,哪有的事,我高考过一本将近一百呢。”
    局长回的很轻松,好像这成绩他轻而易举就能考到一样。

    路人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一个高中生不好好上学在外面混了两年成绩还能过一本这么多分?想当初他考的那点分能上警校就已经够悬的了,现在这点成绩还是靠着他这几年的努力打拼来的,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啊。

    “恩,打架。诶,你这不是打架吗?怎么就你一个人?”
    “那你去问问总跟在你旁边那个叫狮子的人不就行了。”

    “……”
    路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对着玻璃招招手叫来了一直站在门外的小五。

    “喂,小五,去叫狮子过来。”

    “老大你找我?”
    狮子贱兮兮地凑过来,扫一眼对面坐着的局长,下意识正了正衣领,朝他使了个眼色。
    “怎么回事?”路人敲打着桌子,“不是打架吗?怎么只有一个人?”

    “额……这个嘛……嘿嘿……我……”
    狮子支支吾吾地说了几句,路人没太听懂,总之就是在原地画圈绕来绕去,时不时抓抓头上的黄毛。

    有鬼,没有鬼就怪了。

    路人盯紧了狮子翠色双瞳。这是一种很简单的心理战术,狮子城府不深,心里又虚,简单盯几眼一般就能全盘招供。

   
    “这个嘛,老大,我……唉啥都不说了,祝你幸福……早生贵子!!!”
    说完狮子便头也不回地溜掉了,只剩下路人一个人坐在原地一脸懵逼。
    “到底是怎么回事?唔……”

    路人回头,嘴唇却触碰到了一团柔软。
    他感觉到有滑腻的东西正在撬开自己的牙关,舔舐着他的上颚。路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竟应了他的索取,险些陷在那令人迷醉的温软之中。
    他忽然意识到了这是什么,反手将局长一把推开,大口大口喘着气,耳尖已然泛红。

    “我草拟粑粑你他妈想干什么啊痒撒比?!”

    这他妈是老子的初吻啊!我连个小姑娘还没亲过呢,初吻就这么没了?

    “你以为我每一次进来,是真的在外面当混混天天犯事?”
    路人的大脑有些短路,因刚才那一吻而隐隐有些发麻失去力气的双腿几乎是瘫在那里,让他痛恨了自己的无能。

    “我只是想见见你。”

    局长苦笑。对于他这样的一个高三实验班的苦逼理科狗来讲,他根本没什么机会踏出教学楼,更别提还是要去警署找人了,没有证明谁能放他进来?

    “每一次的报告,都是我们变着花样伪造的。”
    “当然是为了见你,不然我总往这跑干什么?谁愿意在这蹲几天啊?”
    “我喜欢你,啊路人。”
    “没什么,我就是喜欢你这么蠢。谁让你监守自盗知法犯法的?你偷了我的心怎么赔我呢?”

    路人觉得脑子像是要炸开一样嗡嗡乱响,许多回忆止不住地涌出脑海,一些零散的碎片也终于串联成线,一点点打开了他尘封已久的记忆。



    他第一次见到这个男孩,是自己还未走上这个位置,被警局安排到考点当警务人员。他对那个冒失的男生印象很深,只有他在得到自己帮助之后还怯生生地塞给自己一瓶矿泉水。

    没想到当年那个男生已经长成了这样一个优秀的成年人,时间真的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他还记得自己因为多种原因破格成为整个警察局历史上最年轻的局长的时候的场景,那年自己才二十二岁。他不记得那一天庆典上自己喝了多少酒,只是从同事口中知道他是被人拖回去安顿好的。
    那大概也是他吧?路人不敢肯定,但他宁愿肯定。

    那之后他便成了这里的常客。局长第一次来时便是他亲自来审的案子。面对着这个骚粉色长发的男孩,他第一次被说得语无伦次。
   
    可是局长这人说话偏偏还点到为止,不开过分玩笑,不脏话连篇令人厌烦。如果抛开当时他们的审理关系,这人其实还很有趣。那天自己也不禁这么想。

    第三次,第四次……
    第十二次。
    这一次是第十二次了。

    两年,他用了各种方法,绞尽脑汁地想办法混进来,为的居然只是和自己说上几句话……

    可自己却早早地嫌麻烦脱身委派给人,对这份执着置之不理。



    我能做到拍着胸脯说我也喜欢你吗?




    我真的,喜欢这小子吗?
    应该算不上讨厌吧。
    和这样一个人交往,听上去还不错。


    空气安静了下来,仿佛一切杂音都离他们远去,只能听见二人交杂在一起的,明显跳动过快的心跳声。
    答案已经明晰。


    半晌,他舔了舔微微发干的双唇,低下头,在纸上写下了什么东西。
    “喏,袭警,判你个终身监禁好了。记住,是关在这。”
    路人指了指自己的左胸膛。






-fin-

评论(5)
热度(61)
© 见异思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