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异思迁

哀其不幸丨怒其不争

【k漏】甜而不腻

*快杀了我这个起名废吧,让我起名还不如让我去死
*劳动节,产粮最光荣
*无关三次,勿扰正主,勿上升真人
*恋爱的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本来说是要复健,一jio伸出去就摔断了腿
*看标题也知道甜度保证了好伐





    “滚,你别想再上床了。”

    “卧槽老婆别呀……”

    KB被人一脚踹下了床铺,翻身起来时,却只看见一双仍氤氲着水汽的蓝眸,以及他颈项胸前以至于小腹随处可见的红印。

    他小口喘着气,有些痛苦地轻哼一声,不禁皱眉。

    该,扯到腰了吧,叫你丫的把我踹下来。KB没敢把自己的内心活动全盘托出,倒是像往常一样不要脸地凑了上去,为其轻揉着腰肢,趁他不注意偷偷亲了脸颊一口,果不其然被一拳打在小腹,耳边传来他一句笑骂。

    “好哇,漏你还真是,越来越皮了……早晚有一天要皮断腿。”

    KB倒吸一口气,尽力使自己不去注意隐约传来的疼痛。哦漏下手还真是不知道轻重,这要是真伤到什么地方你不就没了性福生活了吗,这点账怎么就算不清了呢……

    嫌弃归嫌弃,KB看着哦漏裹紧被子缩成一团的样子还真有点心疼。他还是将人揽入怀中,揉了一把他已然炸出呆毛的黑发。

    “还疼吗?”

    “你还好意思说?”哦漏瞪了他一眼,“你差点没把我干穿……”

    话还没说完,哦漏的脸就不争气地先染上一层嫣红。他回想起昨夜的翻云覆雨,喉结动了一下,接下来那么多的埋怨还是没敢说出口。

    “这不是……好不容易你能主动投怀送抱一次,就没忍住……”KB挠头,一双翠色的眸子中盈满了笑意,“毕竟也那么久没做了,最近都忙,见个面还得趁着漫展当嘉宾……卧槽,今天是不是还有签售?”

    二人对视一眼,都从各种的眼睛里读出了一句妈卖批……这事好像玩大了。

    路人站在宾馆招待处等着几位up,无聊到点开跳一跳玩的正起兴,听到电梯门开的声音,手上动作一滞,小人被弹出了屏幕,450分不多不少。他多少带了点怨气看向电梯,却在看到两个身影后立马消了火。

    “哟,快播今天怎么这么精神?昨天没修仙?这不是你能干出来的事啊。”路人眼睛微眯,随即开起了玩笑,“哦我知道了,毕竟漏漏在嘛,兴奋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出乎他的意料,KB没有像往常一样顺势怼回来,倒是扭头先看了哦漏一眼,然后才尴尬地笑了两声,随意应付了几句。

    哦漏今天穿了件高领的白色外套,仍像往常一样垂着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路人立刻敏锐地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没敢继续把话题扯下去。

    哦漏眉眼低垂,指尖轻轻划过手机屏幕,呼吸声轻柔且匀称……KB的目光顿了一下,仿佛忘记了呼吸。此刻安静的他简直美得如同世间的珍宝。

    察觉到身旁投来的目光,哦漏抬起头,迎上了KB的视线。

    “看我干嘛?我脸上有饭粒?”哦漏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嘴角,以为自己又犯蠢了。

    “没事,挺好看的。” “……啊?”

    哦漏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些什么,等他后知后觉地发现KB是在夸自己时,KB早就轻咳一声把头扭向了一边。

    路人的小人又一次飞出了屏幕。

    等到萧忆情奇然斯雷嘟陆续下了楼,男团的成员总算到齐了,六人有说有笑地一同前行。KB这个挂名队长走在队伍最后,趁着没人注意,很自然地挽起了身边人的手臂,搀着他缓步走着,颇有老夫老妻之风范。

    KB比哦漏高了差不多半个头,哦漏略微仰头,望向他的侧脸。清晨的阳光很柔,温暖而不刺眼。晨曦洒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身上,为他披上了一件暖橙色的绒衣。

    于是他向KB的臂弯里缩了下身子,意图与其一同享受这份温暖……

    “一大早上就这么虐狗真的好吗?”斯雷嘟小声嘀咕了一句。

    “管他呢,就当没看见。”萧忆情居然还听见了嘟嘟略酸的抱怨,也小声附和着。

    “没看见是没看见,到时候不还得随份子钱?”

    路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加入了他们的谈论,不时回头瞄一眼后面秀恩爱秀的满身粉红泡泡的二人。

    “哎,单身狗还怎么在这个男团里混啦……”奇然有些欲哭无泪。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各自摇摇头苦叹一声,这破团吃枣药丸。


    哦漏望了一眼面前黑压压一片的人群,心想这得签到什么时候……正惆怅着呢,一瓶矿泉水轻轻放在了自己面前。

    “喝点水,嘴唇都干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哦漏旋开瓶盖,一口气灌了小半瓶水。他是真的渴了,只不过一直没时间休息罢了。

    “姐姐你少喝点啊,等会想上厕所就麻烦了。”

    “知道了,你不喝吗?”

    “喝过了,就是你手上拿的那瓶。”

    哦漏没再说话。他没理由嫌弃KB……他们什么事都干过了,也不差这一次间接接吻。

    虽然粉丝们不会这么想,也不敢往这方面想就对了。


    等二人再度回到宾馆,已经是7点钟了。KB瘫在床上,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不禁有些心痒。不多时,哦漏打开了浴室门,仅裹着条浴巾便走了出来,肩上还挂着点点水珠。

    “漏,你这样不是在给我点火吗?”

    “行啦行啦你赶紧进去冲个澡,身上都有汗味了。”哦漏将他嫌弃地推开,“等你洗完了再说。”

    “得令,嘿嘿……”

    哦漏口中笑骂一句,斜了他一眼,嘴角却已不觉扬起……

-fin-

——我硫酸,就算是没粮吃饿死,死外头,啃官方糖啃到蹦牙花子,也绝对不会割大腿肉自己产粮!!!

——嘿嘿嘿写文真好玩……

评论(16)
热度(98)
© 见异思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