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异思迁

哀其不幸丨怒其不争

【k漏】甜

*(贼小声)其实刚刚起名时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词是原则爆炸

*今天的我不是反季节战士啦!东北冷的可真早我好冷啊

*短打纯甜饼,ooc慎

*非常简单粗暴的爱情故事


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理由。

喜欢一个人根本不需要理由。

KBShinya系好包装盒上泛着彩虹色镭射光的缎带,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槽起。说实话,这个配色就好像猛汉兄贵颈上的金链子一样,土里土气的,用来送礼未免有些掉价。

反正也没时间再去准备一条新的缎带了,而且这种风格对于他来说可能并不是很奇怪。KB这样安慰着自己,一边碎碎念着把盒子连同一些零碎的小物件一起装进纸袋。

今天可真够冷的。

KB把围巾往上拽了拽,盖住了从口中呼出的稀薄白气,尽管这一行为直接导致了他的眼镜覆上了一层随着呼吸而时隐时现的白雾。隐约落下几片雪花,远处的天空呈现出一片浅浅的灰色。

KB只是觉得鼻尖有些凉,并没想停下脚步欣赏一下今年的第一场雪。他轻声哼着小曲,踩着红黄相间的落叶向前走着,脚下传来了细小的破碎声。

“喂?哦漏吗?给我开个门吧,我在楼下。”

这栋老式居民楼还是那种看上去有些破旧狭窄的楼梯,连灯光都只有并不灵敏的声控调节。KB的步伐急了些,生生把两楼的灯全踩亮了,扬起的尘土在昏暗的灯光下沉浮。

他轻拉那扇贴满了小广告的防盗门,墙上的暖色光晕随着他的动作而布满了整个走廊。

“今天怎么突然到我这里来了?”

哦漏拿起茶罐看了一眼,只剩下一个罐底的碎渣了。想来想去他只好随手抓了几粒枸杞和一朵菊花丢进热水,递给了坐在一旁的KB。

“外面挺冷吧?先喝点热水暖暖身子。”

“前两天买了点原材料,做了水果蛋糕,你不是前几天发朋友圈说是想要吃甜的吗?”

“嗯……我是说过。”哦漏抓着那个方形包装盒,盯着奶油蛋糕最上面那颗草莓看,“还真看不出来啊,你还会做蛋糕?”

“是啊,我可是新东方学校毕业的高材生,做个蛋糕而已,怎么可能难到我?”

KB一本正经地说着,语气还挺自豪,逗得哦漏捂嘴偷笑好半天。

他当然不会了,但不会可以学嘛,对于他来说花上三天时间去学做一个简单的奶油蛋糕好像并不是什么难事。

KB握着茶杯,用余光瞟了一眼哦漏,看着他小心翼翼拆开包装,拿起小叉子裹挟了一团奶油塞进嘴里,像是细细品味了片刻,脸上露出了喜悦而又满足的表情。

KB的心也好像在品味着什么,有力地搏动了几下,迸发出的强劲力量催着血液流遍全身,这样他全身都流淌着充满了悸动的血液了。

哦漏似乎感受到了来自身旁的目光,不敢与他对视,只好拿着叉子戳着一团奶油,脸颊好像要烧起来一般。

“怎么样?”

“好吃。”

KB也拿起一把塑料叉子,伸手去切蛋糕。这种小叉子并不很锋利,很难切动蛋糕坯,两人的距离在不知不觉间几乎缩小到零。当KB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已经靠得太近时,他微微偏头,看到了那双眼睛里足以让一个人溺于其中的海,而那片海里只映着一个他。



如此他的心里便多了一份刻骨铭心的感觉。



“张嘴。”

哦漏有些发愣,可还是照着他的话去做了,接着被塞了半颗草莓。清沁甜软的口感顿时充斥了整个口腔。

为什么这一颗草莓和平常吃的那些差距这么大呢?哦漏此刻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以至于两唇相接之时,大脑当机的他并没有反应过来这几秒内发生了什么。



今天的蛋糕是甜的,人也是甜的。

喜欢甜品不需要理由,喜欢一个人也不需要理由。


-fin-

老福特一直吞我格式好气哦

评论(5)
热度(68)
© 见异思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