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异思迁

哀其不幸丨怒其不争

【雪硫】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呢?!

自己写自己的同人文了解一下

硫酸压铁:

★相信我,我还处于复健期,只是突然有了灵感


☆自己写自己应该不会ooc?


★短打,放飞自我,无所畏惧




    初雪披上白大褂,认真地站在洗手池边清理了双手,准备进入化学实验室,开始新一天废寝忘食的实验生活。


    谁让自己当初选什么不好选了应用化学系,别的系的同学整天泡在图书馆,又安静又休闲,悠哉悠哉又能撩妹撩汉……自己却只能整天待在实验室里玩火玩各种乱七八糟的试剂,搞不好还会伤到自己。


    初雪这么想着,心里这个气啊,但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自己作的死还得自己还。想到这,她便也释然了,拖个椅子便坐,抽出自己的实验笔记,温习着昨天进行的实验操作。


    “嗯,今天是不是要验证这东西的性质来着?”


    初雪打开试剂柜,取下几瓶玻璃瓶,一边拿还一边想着该如何设计今天的验证实验。


    “哦对了,还有硫酸。”初雪目光一顿,“蒸馏之后要加个干燥剂的。”


    当她伸手去够盛有浓硫酸的试剂瓶时,眼睛突然睁大了几分——她看到瓶子里有个模糊不清的黑影。


    是不是混进了什么东西?


    初雪还是将瓶子拿了下来,准备处理一下时,她却看到了瓶子中黑影的真实面目,心下一惊,差点没把这98%的浓硫酸直接丢在地上……


    玻璃瓶中赫然蜷着一个小小的人形生物,她赤着身,像是正在睡觉,而其胸口的微弱起伏证明了这一点。


    小人感受到了液体的颤动,缓缓睁开了双眼,忽闪着一双紫罗兰的的眸子审视来人。


    “卧槽,这是硫酸成精了?”


    “呜哇,很痛的你轻点……”


    初雪用镊子将这个硫酸精从试剂瓶里面取了出来,放在一小张滤纸上面,她身上有些粘稠的油状液体还在往下滴落。初雪想碰碰这个小东西,却又被理性阻止……于是一大一小二人尴尬地对视着。


    “你谁啊?”初雪忍不住问了一句。她知道这家伙是能听懂自己说的话的。


    “我硫酸。”小人斜了初雪一眼,“从硫酸瓶子里面拽出来的还能是氢氧化钠吗?”


    “……”


    初雪总觉得自己被鄙视了,这种奇妙的感受还真是无法言说。


    “那你总不能光着身子吧?虽然看起来什么都没有……”


    “你你你闭嘴!我平一点怎么啦!你又不是男人!女人之间有什么好看的!”


    “好好好……”初雪闻言妥协,“那我就叫你硫酸啦,你能先告诉我你是个什么东西吗?”


    “我就是硫酸啊,如假包换的硫酸,二元无机强酸,小心被腐蚀!”硫酸站了起来,头上一根呆毛随着她说话时的动作而一抖一抖来回晃荡,“啊其实如果现在把我身上这些硫酸洗掉就不会有什么腐蚀性啦,真的,不骗你。”


    “哦哦……”


    “喂亏你还是学化学的,别拿水冲啊!你是不是想把我烧坏!用碳酸钠啊!!!”


    ……


    “所以,别人是看不见你的?”初雪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尽量与硫酸平视……虽然她只有8厘米高。


    “看得见啊。”硫酸很笃定地回答,“不过他们会有一定的认知障碍,会把我看成各种可以解释的通的物件。比如说如果我趴着你头上,别人看到的效果就是你带了个发夹。”


    “那可真是方便。所以你不穿衣服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嘛……”


    “谁说没关系的?!”


    硫酸有些生气,双颊吸气鼓了起来。她伸手抓起一张滤纸,二话不说从一边狂啃,不出片刻,半张滤纸都进了她的肚子。


    “你吃纸干嘛啊?”


    “看我美少女硫酸!变身!”


    “噗……死库水……”


    初雪看到硫酸不知用什么方法变出的新造型,忍不住笑出了声。硫酸现在穿上了一身黑色的死库水,而及腰的黑发束成了低马尾垂在那里,还系了个粉红色的蝴蝶结。


    “干……干嘛啊……”


    “没,你知道你你现在这个样子有多可爱吗哈哈哈……”


    硫酸瞪了初雪一眼,脸颊却不自觉地已然浮上了些微红。



    初雪回了宿舍,硫酸就如同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人一样四处乱窜,对什么都觉得超级好奇。


    “好啦好啦,别到处乱跑啦,来,给你这个。”


    初雪抓起一包薯片,扯开包装,递给硫酸一片薯片碎,看着她咬了第一口,忍不住咬了第二口第三口……然后坐在那悄咪咪地偷笑。


    太好玩了,太可爱了,这是养了个小猫吧?初雪看着硫酸三口两口吃完一片,还吮吮手指意犹未尽的样子,心情莫名愉快不少。


    看来选了化学系也不是一点用处没有嘛。


    “干嘛?”初雪被硫酸渴求的目光惊到,抓着包装袋的手不由一抖。


    “我还要嘛。”


    “噫,这句话太糟糕了吧……”初雪脸上表情僵了一下,“好好好给你,等你什么时候吃成肥猪……”


    “理论上讲我可是不会变胖的!”


    “为什么我这么羡慕啊?!”初雪不禁惨嚎一声,毫无疑问被对面上铺正在补觉的橙子酒抓起毛绒玩具打了个正着。


    “你活该咯。”硫酸也嘻嘻笑着,甚至眼角还能看见细碎的泪光。


    ……


    “喂!这里错啦,你不应该用高锰酸钾的,换一下重铬酸钾试试。”


    “哦哦……”


    “这里也错了啊,你不应该用硫酸的。”


    “诶硫酸又哪里错啦?”


    “你不应该用硫酸,你应该娶硫酸。”


    初雪有些茫然地扭头,二人对视,又不禁莞尔一笑。


   
    “好好好,你肯嫁,我就娶。”






      -fin-


    再见我去学化学了。

评论
热度(18)
  1. 见异思迁硫酸压铁 转载了此文字
    自己写自己的同人文了解一下
© 见异思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