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异思迁

哀其不幸丨怒其不争

【k漏】 吻及被吻

*小甜饼,是 @双尘_k漏催婚大队 给的思路

*换个风格写写,开学可能会淡一段时间

*两个人在小圈子里是情侣关系,没有对外公开

*恋爱的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有一小段局路局无差,太少了不打tag了

*根本没有排版,看看就好

*当成三次也好,想象成人设也好,但请务必不要上升真人,勿扰正主




    “怎么又丢东西,傻死了。”

    “算了吧不值钱……”

    “辣鸡。”

    正坐在那低头刷着微博的哦漏笑笑,直接无视了kb投过来的不屑目光。

    “你还笑。”

    “你还笑在这笑个毛?”

    哦漏很自然地往下接了句鬼畜歌词。

    “哈哈哈哈……”

    kb很没有形象地笑了起来。不得不说,这笑声真的很魔性,是完全可以直接录下来作为鬼畜素材的那种……哦漏也不禁跟着笑了两声。不出意外的,门外一阵喧闹声后,有人敲响了木门。

    “快播你这个贱人小点声好不啦……” 路人略带幽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kb立马噤声,这个宾馆的隔音实在是有点差。

    “怎么,我都到门口了你都不让我进去?是不是拉着我们漏漏做什么坏事呢?”

    “哎没有没有,你想什么呢……”

    kb和哦漏互相交换了个眼神,然后kb很不情愿的站起来,叹了口气前去开门。

    “你已经开了空调为什么还不把空调温度调低点?”

    “吹太冷的风肚子会疼的好吧?”

    kb白了路人一眼,后者倒是毫不顾忌地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哦漏微微抬头,对上了路人看过来的目光。

    “是我让他调的,最近肠胃不太好,怕出问题出不了漫展。”

    路人一愣,随即无奈地笑了笑。这两个人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给予单身狗暴击,但恐怕正主却根本意识不到。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等一会会有人来给moonlight全员搞笑采访,因为我们房间看上去比较大所以就在我们这里录?”

    “挺会抓重点嘛。”

    “等会我是队长我怎么不知道?”

    “人是我找的呀,不是,我这不通知你一声吗……”

    哦漏坐在那里一边刷着微博,一边安静地听两个人的谈话从还算正常到撕逼,不时嘲笑两声kb,看着kb一脸妈卖批的样子,最后终于忍不住笑瘫在床上。

    “好啊你这个小辣鸡看我不好好收拾你的……”

    kb伸手去挠痒痒,抓得哦漏笑的在床上打滚,kb还坏笑着戳了戳他的脸颊。闹累了,哦漏干脆躺在那里盯着天花板一副放弃自我的样子。

    路人还饶有兴致地坐在那里看着这两个人乱搞,正准备拿手机拍张照发个微博搞点事情,却看到kb俯下身去轻轻吻了一下哦漏的唇瓣,

    那一刻恍若隔世。

    也罢,让他们随便搞去吧,什么时候这两个人决定公开了,那才叫报复社会。

    “干嘛啊,路人还在那看着呢。”

    “惩罚你啊,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笑我。”

    “别闹,把衣服整理一下,都乱了。”哦漏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外套都已经掉在了床上,“这样怎么见人?”

    “反正是录搞笑视频。”

    “我要挂你了。”

    “你敢挂吗?我看看你拿什么说清这件事。”

    哦漏仔细想了想,发现他还真的找不出什么理由挂这个kb菊苣。

    妈的心塞。


    “等会又要签售了。”

    哦漏和kb坐在后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等着工作人员来叫他们入场。

    “是啊……”

    kb也很头疼,每次签售结束整个人就累的像狗一样,但他又根本无法回避粉丝们的热情,每次都尽量满足她们的要求。

    “快播啊,头转过来一下。”

    “干嘛啊……唔……”

    kb没想到哦漏居然会主动吻上来,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嘴里那一股血腥味道……

    “卧槽你那么用力干嘛啊?”

    “报复喽。”哦漏指着自己的嘴唇,“你别忘了你昨天干过什么事。”

    “你是想让我一整天都被缠着问嘴上的伤是吗?”

    “对啊。”

    “傻逼,我们都是戴口罩的……”

    哦漏愣了一下,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又做了一件蠢事。

    “没人看见吧?”哦漏小声嘀咕了一句,抬头扫了一眼周围,后台的每个人几乎都在低头看手机,根本没人注意到这里的小插曲。





    “图片.jpg”

    “你看看,漏漏都变主动了。”

    “哇我可是k漏协会会长,这种贱狗,居然敢逆我cp?”

    “不过还是好蠢啊哈哈哈我在这看着就想笑……”

    “行了行了别让人家看到就好。”

    路人嘴角轻轻扬起,不再理会聊天对象,趁着活动还没开始赶紧闭上眼睛休息片刻。


-end-

评论(12)
热度(75)
© 见异思迁 | Powered by LOFTER